燕歌不行

孙仲谋保护协会对合肥表示强烈谴责。

一个很沙雕的脑洞

翻我弟语文书的时候突然翻到了n久以前学的城南旧事选段。
于是……

“仲谋,进去以后,好好儿劝劝你娘,这里就数你大了!就数你大了!”
翊儿还在抢匡儿的小玩意儿,小妹把沙土灌进瓶子里。是的,这里就数我最大了,我是小小的大人。我对子布说:
“子布叔,我知道是什么事了,我就去。”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镇定,这样的安静。
走过院子,看那垂落的桃花,我默念着:
阿兄的花儿落了。
我已不再是小孩子。


突然感觉把人名换成策哥和坚爸也没有什么违和感(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