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歌不行

孙仲谋保护协会对合肥表示强烈谴责。

【伯爵南丁】等待与希望

#完全是一脑抽就xjb写出来的东西,逻辑混乱不严谨啥的请见谅(
#设定大概是监狱塔出来失忆的伯爵,然后只记得自己的姓名和原作出狱前的事,南丁姐姐有一点监狱塔记忆(大概
#ooc归我,粮归伯爵南丁这个北极圈x

01.
爱德蒙·唐泰斯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中。
雪白的墙壁,雪白的床单,以及——
混有淡淡咖啡香气的浓烈消毒水味道。

门打开了。
一阵轻盈带着优良教养的脚步声传入耳畔。
“您的咖啡,唐泰斯先生。”
“......”
爱德蒙注视着面前为他替换咖啡的粉发女子,然后若有所思地开口:“梅塞苔丝?”
女子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秒钟,随即淡淡地说道:“我是佛罗伦斯·南丁格尔,这里的护士,先生。”
“好吧,那么,南丁格尔小姐,您可否告诉我,我现在在哪里。”
“迦勒底监护室。”

爱德蒙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。
——温度适中,苦涩中带有浓浓的奶香。
“梅...南丁格尔小姐,下次请不要给我的黑咖啡里加奶。”他放下杯子,“我喜欢那种不加修饰的苦味。”
而护士小姐立即义正辞严地拒绝到:“既然您开口,那我就不得不说了。先生,您爱喝黑咖啡的习惯会让您每天咖啡因摄入量过度,这对您的身体健康非常不利。在您的咖啡中加奶,一是降低咖啡的比例,二是让您可以少喝几杯咖啡。”
“......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?”面对对方一丝不苟的态度,爱德蒙放弃了反驳。
她勾了勾唇角:“Wait and Hope.唐泰斯先生。”

02.
爱德蒙被告知他可以“出院”了。
虽然他一点也不明白为何自己要被“治疗”。
他觉得迦勒底并不大。
而给他这种错觉的原因就是,他能在第一次从房间出来闲逛的路上碰见一位从者,而这位从者也恰好就是他来迦勒底以后唯一认识的那位。

“你这么着急是要去做什么,梅塞苔丝?”
她停住了正匆匆往前赶的脚步,然后回答到:“我要跟随Master去特异点,以保证她的安全——还有卫生。”
“顺便,唐泰斯先生,我说过,我叫佛罗伦斯·南丁格尔,不是梅塞苔丝。”
“那么我也想说,我叫爱德蒙,请您叫我爱德蒙好吗。”
“......如你所愿,爱德蒙。如果您只是在意姓名这些小事的话,我要先走一步了,抱歉。”
“好吧,南丁格尔小姐。请允许我问一下您何时能回来呢?我找不到咖啡机。”他微笑着说道。
“Wait and Hope.先生。”相同的话语。

03.
“从者,南丁格尔,灵基确认消失。”
爱德蒙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是一天后。
他莫名觉得有些悲伤。
不知道为何会有一种故人离去的感觉。
“可能是她像梅塞苔丝的原因吧。”他自言自语着。

用羽毛笔蘸了点墨水,在信纸上写下了“Wait and Hope.”这几个词。
写完一张又撕一张。
最后留下来一张,折了折放进一个玻璃瓶里,然后他将瓶子扔向了一望无际的大海。

也许,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。
“再见啦,南丁格尔小姐。我找到迦勒底的咖啡机在哪了。”
远方,一片蔚蓝。

-完啦-

-真的没有啦-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04.
“欢迎来到迦勒底。”他对召唤阵中显现的粉发女子说道,“佛罗伦斯小姐。如果你需要咖啡的话,可以和我说。不过我泡的是黑咖啡。”

评论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