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歌不行

孙仲谋保护协会对合肥表示强烈谴责。

中秋了发一个40m大刀馅儿的月饼吧

#私设超多,ooc慎入。
#少量权逊和策瑜。
#部分使用演义情节。(当然三气公瑾这种事是绝对没有的!)
#有时间线可能对不上史实以及部分cp滤镜请见谅。
以上可以的话……

1.
我是新来的江东地府的摆渡人。
啊,不要误会,虽然是新来的,但我可是地府高等职工,普通的老百姓要是意外死亡是不归我管的,我要去接的都是些大人物。
而且摆渡人也不用总是待在这破地府里。
我经常会到地上晃悠几圈,瞧瞧人间的新鲜事。然后再找江东地府的孟婆妹子唠唠嗑,谈谈又有哪些鬼死活不肯投胎啦非要在奈何桥边等人啦balabala,一天就过去了。
这工作听上去挺轻松的。
至少在建安五年前是这样的。
2.
我的名单上出现的第一个人叫孙策。
我看了看他的死因。居然是因为一个人跑出去打猎被刺杀导致重伤。
而且有一箭还正好伤的是他的脸。
他只有二十六岁。
真是丢人。
孙伯符我是见过的,百姓们称他是孙郎。
哦对了,他义弟周瑜周公瑾是周郎。
他俩颜值确实是不错。
我曾看他在父亲过世后挑起重担,最终打下江东故地。
不过我对孙策印象也就止步于意气奋发的少年领袖这一形象上了。
3.
我前去接他的时候正巧碰见他在留遗言。
跪在他榻旁的少年看上去也不过十七八岁。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我突然想。
大致听了听他们的对话,少年是他二弟孙权,一旁的长者便是张昭。
这算托孤吗。
沉思了一会,我把视线转回了孙策。
“走吧。”
他愣了一下,随即开口:“姑娘,在下有个请求。”
“不行。不能等人。”
“求姑娘给些时间。”
“……好吧。”
我无比后悔那时一心软就答应了孙策。
他足足留在堂中两三天,直到周瑜正连夜赶回来吊丧的消息传来才肯随我走。
我有些不解,问他既已等了这么些天为何不等到他义弟回来见最后一面。
他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4.
北边的曹操将要打来的消息传开了。
我倚在柱子边听主战派与主和派激烈的争论着。
什么主和,不就是投降吗。
不过降了能保百姓平安,却也的确是值得考虑的,比孤注一掷以寡敌多要稳妥的多。
我看着坐在正中的少年,你会选择哪条路呢。
5.
我本以为那个在他兄长去世时哭的死去活来的少年定是软弱怕事的。
他应会偏向主和派吧。
然而事实却与我料想的大相径庭。
他拔剑砍下书案的一角,并宣“再言降者,有如此案!”
我确实吃了一惊。
6.
赤壁的那场漫天大火使周瑜声名大振。
在后世青史上必有他周公瑾的一席之地。
只可惜两年之后我便去接他了。
他也不过三十五岁而已。
我见他一边咳着血一边在写些什么,内容似乎是举荐鲁肃继任。
我不明白,他一个坚定的“抗刘党”为什么会推荐“联刘党”的鲁肃。
他回答我说是为了江东。
7.
再后来的几年里,我接走了鲁肃,接走了在他之后继任的吕蒙。
我目睹鲁肃单刀赴会拿回长沙三郡,我眼见吕蒙白衣渡江夺回荆州故地。
他们命皆不长。
江东的大都督怕不是有短命光环吧,我默默念叨到。
再后来接替吕蒙的,叫陆议。
我只记得他与孙权初次见面时那个年轻文雅的书生模样。
如今已过去那么多年了吗。
我突然感觉岁月流逝竟如此之快。
8.
陆议也烧了一把火。
夷陵之火。
我望着那个火光映照的背影,与当年的周郎何其相似。
后来又有了石亭之战。
孙权称帝了。
我听见他念到了周公瑾,提起了鲁子敬。
而陆伯言的官也越做越大,最后无官可赏了,孙权便创了一个“上大将军”给他。
……这官名听上去怎么那么别扭。
不过这次应该能脱离大都督的诅咒了吧。
9.
我听魏国的孟婆说,那边已经下去两个正式皇帝一个追封皇帝了。
可是孙仲谋还在超长待机。
我无比怀疑其实他们孙家的寿命都加给他一个人了吧。
陆议,不,现在应称他为陆逊了,他被封了丞相。
可就在一年之后,赤乌八年,我的名单上出现了他的名字。
他在临死前仍然念叨着不可废长立幼。
他说他还想回建业见陛下一面。
真是固执……
这么做,值得吗……
我发现我流泪了。
他最终还是没能见到赤乌八年的荷花盛放。
10.
我的名单上终于出现了孙权的名字。
我似乎已经很久没见他了。
我惊于那个哭哭啼啼的少年已成了两鬓霜雪的老人。
转眼间五十几年了。
前几年朱然也已故去。
他现在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。
我看着病榻上苍老的帝王,他说,对不起。
我不懂他到底是想对谁道歉。
11.
后来东吴内乱,名单上名字一个接一个地显现,我忙了好一阵。
得了清闲我便去隔壁串了串门儿,听人说蜀汉已经被灭了,大魏也被晋取代了。
晋发兵攻吴,陆抗受命带兵抵御晋兵。
不愧为陆伯言之子。
只可惜他的辉煌也就止于凤凰三年了。
陆抗去世后没几年,王濬楼船下江破铁锁。
孙皓降了。
东吴最终,还是亡了。
12.
再后来的故事,你去问西晋的摆渡人罢。

评论(1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