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歌不行

孙仲谋保护协会对合肥表示强烈谴责。

我流长大版武后。
毫无考据(

一个很沙雕的脑洞

翻我弟语文书的时候突然翻到了n久以前学的城南旧事选段。
于是……

“仲谋,进去以后,好好儿劝劝你娘,这里就数你大了!就数你大了!”
翊儿还在抢匡儿的小玩意儿,小妹把沙土灌进瓶子里。是的,这里就数我最大了,我是小小的大人。我对子布说:
“子布叔,我知道是什么事了,我就去。”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镇定,这样的安静。
走过院子,看那垂落的桃花,我默念着:
阿兄的花儿落了。
我已不再是小孩子。


突然感觉把人名换成策哥和坚爸也没有什么违和感(

给易老师这段打了个码,然后……
woc这不就是少女漫情节吗……
更恐怖的是这集的题目是“情天恨海”……

当年我们在百家讲坛都看了些什么.jpg (玄亮三顾茅庐比作西厢记张生崔莺莺那段永生难忘)



(红码是二谋 粉码是潘濬)

大半夜的沉迷p表情包
二谋你要相信我真的是你的粉啊qwq 真的……(超小声bb

钢三权是真实哥权美(bu
23集的权妹可以说是非常好看了!
最后附一张摸鱼,画不出钢三权千分之一的美qwq

糊了一个权御陆。
pv看下来伯言出场貌似……都是背影……
所以有没有文豪给幼节改编一篇背影啊(小声bb)

以前看过考据党太太说你吴起年号贼偷懒我还不信,今天翻字典……
对不起是在下输了。
只往前对比(毕竟后面有重复算后人抄袭x)
“黄龙”汉宣帝第七个年号。“建兴”季汉后主第一个年号,“五凤”汉宣帝第五个年号。“元兴”汉和帝第二个年号,“甘露”汉宣帝第六个年号(同时也是魏高贵乡公曹髦第二个年号)
汉宣帝:你们东吴这群人是有多爱我的年号啊???

【伯爵南丁】等待与希望

#完全是一脑抽就xjb写出来的东西,逻辑混乱不严谨啥的请见谅(
#设定大概是监狱塔出来失忆的伯爵,然后只记得自己的姓名和原作出狱前的事,南丁姐姐有一点监狱塔记忆(大概
#ooc归我,粮归伯爵南丁这个北极圈x

01.
爱德蒙·唐泰斯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中。
雪白的墙壁,雪白的床单,以及——
混有淡淡咖啡香气的浓烈消毒水味道。

门打开了。
一阵轻盈带着优良教养的脚步声传入耳畔。
“您的咖啡,唐泰斯先生。”
“......”
爱德蒙注视着面前为他替换咖啡的粉发女子,然后若有所思地开口:“梅塞苔丝?”
女子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秒钟,随即淡淡地说道:“我是佛罗伦斯·南丁格尔,这里的护士,先生。”
“好吧,那么,南丁格尔小姐,您可否告诉我,我现在在哪里。”
“迦勒底监护室。”

爱德蒙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。
——温度适中,苦涩中带有浓浓的奶香。
“梅...南丁格尔小姐,下次请不要给我的黑咖啡里加奶。”他放下杯子,“我喜欢那种不加修饰的苦味。”
而护士小姐立即义正辞严地拒绝到:“既然您开口,那我就不得不说了。先生,您爱喝黑咖啡的习惯会让您每天咖啡因摄入量过度,这对您的身体健康非常不利。在您的咖啡中加奶,一是降低咖啡的比例,二是让您可以少喝几杯咖啡。”
“......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?”面对对方一丝不苟的态度,爱德蒙放弃了反驳。
她勾了勾唇角:“Wait and Hope.唐泰斯先生。”

02.
爱德蒙被告知他可以“出院”了。
虽然他一点也不明白为何自己要被“治疗”。
他觉得迦勒底并不大。
而给他这种错觉的原因就是,他能在第一次从房间出来闲逛的路上碰见一位从者,而这位从者也恰好就是他来迦勒底以后唯一认识的那位。

“你这么着急是要去做什么,梅塞苔丝?”
她停住了正匆匆往前赶的脚步,然后回答到:“我要跟随Master去特异点,以保证她的安全——还有卫生。”
“顺便,唐泰斯先生,我说过,我叫佛罗伦斯·南丁格尔,不是梅塞苔丝。”
“那么我也想说,我叫爱德蒙,请您叫我爱德蒙好吗。”
“......如你所愿,爱德蒙。如果您只是在意姓名这些小事的话,我要先走一步了,抱歉。”
“好吧,南丁格尔小姐。请允许我问一下您何时能回来呢?我找不到咖啡机。”他微笑着说道。
“Wait and Hope.先生。”相同的话语。

03.
“从者,南丁格尔,灵基确认消失。”
爱德蒙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是一天后。
他莫名觉得有些悲伤。
不知道为何会有一种故人离去的感觉。
“可能是她像梅塞苔丝的原因吧。”他自言自语着。

用羽毛笔蘸了点墨水,在信纸上写下了“Wait and Hope.”这几个词。
写完一张又撕一张。
最后留下来一张,折了折放进一个玻璃瓶里,然后他将瓶子扔向了一望无际的大海。

也许,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。
“再见啦,南丁格尔小姐。我找到迦勒底的咖啡机在哪了。”
远方,一片蔚蓝。

-完啦-

-真的没有啦-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04.
“欢迎来到迦勒底。”他对召唤阵中显现的粉发女子说道,“佛罗伦斯小姐。如果你需要咖啡的话,可以和我说。不过我泡的是黑咖啡。”

论笔友组的辈分2.0

#这是我看完他们孙家家谱之后意识到的一个重要问题
#为什么我的关注点永远都那么奇怪???
#真的纯属搞事,不知道会不会有3.0版本

好了我们来谈谈2.0版本的结论吧:二丕是二谋的儿子辈。
证明过程非常简洁:
子文的夫人是坚爸侄孙女,所以子文是坚爸孙子辈,也就是二谋的儿子辈。
因为二丕是子文他哥,和他同辈,所以二丕也是二谋儿子辈。
嗯贵圈真踏马乱。。。

靠这桩联姻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#坚爸是所有人的爸爸#这个话题了。。。(不是

好了等我去捋一下我魏和季汉的家谱再看看能不能搞出个3.0版本(陷入沉思.jpg

论笔友组的辈分

#我无聊到爆的一个脑洞
#纯属搞事,逻辑混乱预警。

先说结论:二丕可以算是二谋爷爷辈。
好了开始证明:
我们先从古老的#术爸是所有人的爸爸#这个话题开始说起。
因为术爸孙女嫁给了二谋儿子,所以二谋是术爸儿子辈。
因为备备是二谋妹夫,和二谋同辈,所以备备是术爸儿子辈。
因为二丕娶了袁术侄子袁熙的老婆甄氏,所以二丕是术爸儿子辈。
得到结论①:二丕与备备同辈。
然后:因为刘禅的女儿嫁给了亮亮的儿子诸葛瞻,所以刘禅和亮亮平辈。
因为刘禅是备备儿子,所以亮亮是备备儿子辈。
因为子瑜是亮亮兄长,与亮亮同辈,所以子瑜也是备备儿子辈。
因为子瑜外孙女嫁给了二谋儿子孙和,所以二谋是子瑜儿子辈。
因为子瑜是备备儿子辈,所以二谋是备备孙子辈。
因为结论①二丕和备备同辈,所以,二谋是二丕 孙!子!辈!得证!(我踏马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绕出来这个结果的